現在的都市男女,似乎都太不把牽手、擁抱、接吻甚至是上床當回事了。當那些激情的吻戲、床戲都顯得過於大膽而氾濫的時候,於是當羞澀都太稀罕的時候,我們便開始懷念和嚮往那最最純真的浪漫。

都梁寫的這部小說《血色浪漫》,最是經典,書我是看了一遍,同名的av 免費 看電視劇也看了三遍。細細想來,喜歡的鏡頭還真的不算少,但能記下來,而尤為深刻的,也就是第10元商店加盟三集裡頭的這場吻戲了吧。喜歡倆人純真而羞澀的表情。勾起我不少的回憶……

還記得第一次牽手麼?現在記憶真的有些模糊了。但很記得是在答應做她男朋友的當天夜裡,我們一起吃完晚飯後一起散步。

那時候的我既興奮又緊張,臉憋得通紅才突然間冒出一句:“我倆好像不該就這樣走吧?”

其實那時候她很明白我想說什麼,卻還在裝傻:“那該怎麼走啊?”

“我可以牽你的手嗎?”難免有些尷尬,但我不能放棄,總覺得我們該這麼做,不然算不上情侶。於是我又羞澀又尷尬,似乎我那會兒反而像周曉白那樣低頭不語了。

後來她點了點頭,暗示著同意了。但後來牽著手不一會兒,又下意識地鬆開。

“你要幹嘛?”

“不好意思,第一次太緊張了,手出汗了……”

後來想起這個場面,這些對白,便感覺無比甜蜜,彷彿又回到了最初戀愛的時候。後來不知走到了什麼時候,突然感到牽手是一份責任,卻忽略了那開始的意義;但仍是喜歡開始的那種感覺,懵懂而羞澀。就算現在牽不到了,但依舊喜歡,沒有理由。

還記得第一次擁抱吧?印象裡並不是那麼的常規,似乎沒有想像的那麼浪漫吧,但那確實就是第一次。我都沒想到,那會是第一次的擁抱。

我看見她已經坐在公園的長凳上了,其實我本是早早的就來了,但是一直等不到她,便生氣地想捉弄下她。於是拾起一片樹葉,卷的像條蟲子,悄悄地,從背後放在她的頭上。之後走過來,站在她面前,裝作開始什麼不知道後來卻又突然發現什麼東西的樣子,“咦?怎麼蟲子爬在你頭上了?”“啊?啊——啊——”她哭著又跳又跺,之後順勢的便一下子撲在了我的懷裡。就這樣,她哭了好久,我也抱了她好久。

直到現在,我一直沒有告訴她那是片葉子。我喜歡那時候感覺,並不是欺騙,卻是一種信任,一種只有你才能給的安全感。

現在,那種感覺沒有了,可當我擁有這段回憶的時候,我依然是那麼的感動,嘴角泛起的微笑告訴我那種感覺很好,很美……

我忘了在哪看過一句話,說男人最不該問女人的問題是“我可以牽你的手你麼?”“可以吻你麼?”之類的,因為女人很難找台階下。說不可以吧,但其實願意;說可以吧,好像很不矜持。所以男人在接吻這一步上就只管動口吻好了,千萬別動口問。

我當時看這話的時候很是讚同,覺得男人就該是一聲不吭把自己的女人擁入懷裡,斬釘截鐵地給女人深情的擁抱或是吻。

但後來的自己,並沒有按照書上說的去做,反而有悖於它。

才突然明白原來當初的羞澀並不是因我的笨,也不是我沒有力氣,更談不上犯了禁忌。那反倒是一種尊重,一種最純淨的浪漫,一種源自於內心深處的單純。

現在的都市男女,似乎都太不把牽手、擁抱、接吻甚至是上床當回事了。當那些激情的吻戲、床戲都顯得過於大膽而氾濫的時候,《血色浪漫》裡的純真鏡頭就越發的可貴了,那麼我們年少時候的羞澀的提問也就更加值得珍藏了吧。

於是當羞澀都太稀罕的時候,我開始懷念和嚮往那最最純真的浪漫。

牽手,擁抱之後,或許我們真的該問一句:下一步,我好用潤滑液們真的就該草率地按照流程繼續下去嗎?我們是不是真的選擇把自己的身體奉獻出去而不後悔?我們是否認真地回味一下,當初最單純的浪漫?

85BE960A2D3601B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ebbc6yo2guf2 的頭像
webbc6yo2guf2

webbc6yo2guf2@outlook.com

webbc6yo2guf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